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706章 再次邀战

作品:绝世神君|作者:有木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19-11-09 02:40:47|下载:绝世神君TXT下载
  “没有什么不可能的!”

  江枫冷冷的瞥了眼牧悦,“你所释放的血气为阴寒之气,而异火至阳,你这种难登大雅的手段,在异火面前,毫无作用!”

  一言语毕,江枫便是抬手,脚步朝前一跨的同时,一掌轰出!

  掌风阵阵,火焰化龙!

  这一掌之中,蕴藏着二重境火焰奥义与二重境毁灭奥义。

  “这家伙身上究竟有多少种奥义力量?”

  在江枫这一招出手后,南海众人随即愣了愣。

  在之前,江枫已展露出杀伐奥义、毁灭奥义、枯之奥义。

  但现在,在他身上却又出现了第四种奥义力量,火焰奥义!

  并且,每一种奥义力量都达到了二重境界。

  这天赋,未免也太可怕了!

  奥义力量玄妙无比,领悟奥义力量的武者与未曾领悟奥义力量的武者,实力间有着天差地别。

  能够领悟两种奥义力量,并且精通之人,已可称之为天才。

  但江枫身上所领悟的奥义力量却远远超过两种!

  “这就是太虚皇宗第一帝子的实力吗?”

  “看来,牧悦师兄是有麻烦了……”

  牧悦释放的血气侵蚀并没有对江枫产生任何影响,这也让众人感觉到,此战胜利天平已渐渐倒向江枫,情况对牧悦十分不利。

  牧悦目光凝重,感受到迎面火焰掌印袭杀过来,此时竟心生退意。

  他不想死,更不想被江枫废了一身修为。

  当下双掌颤动,血气扑出,吞噬奥义再现,银色风暴搅动着血气化作血色,如同一个血色旋涡般,散发着恶臭的同时,释放着可怕吞噬力量。

  但也在这一招过后,牧悦人影却是闪烁,疯狂退出战圈,朝着南海山门方向逃窜过去。

  牧悦,他要逃!

  “逃?”

  江枫冷笑起来,脚下轻颤,身若游龙尾随火云圣焰所化火龙穿梭向前。

  火龙撞击血色风暴,两者同时湮灭,江枫人影却从中窜出,直扑牧悦,飞掠的身影在距离牧悦还有不到一丈距离的时候,手掌探出,轻轻一掌打向其后背。

  “噗……”

  江枫这一掌看似掌力不大,但牧悦承受一击,体内却似翻江倒海,口吐鲜血的同时,身躯急速朝着地面坠落下去。

  轰……

  牧悦身躯砸击落地,一身气息散去,几度想要爬起,奈何根本无法起身。

  丹田破碎,他的气息,正在流逝……

  “我的修为……”

  牧悦的手掌死死抓着地面,面容渐渐变得狰狞起来。

 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在流逝……

  他想要抓住自己正在流逝的修为,但却发现,这一切不过徒劳,根本无济于事。

  “牧悦师兄,被废了……”

  南海众人呆呆望着眼前一幕,他们也都意识到,他们南海的帝子,牧悦,废了……

  牧悦在南海修行一年。

  这一年可谓是他人生巅峰时刻,享受着着无上荣耀,受南海众弟子敬仰,得南海众长老青睐。

  但现在,曾经的这一切,随着他此刻修为被废,烟消云散。

  或许,这正验证了一个道理。

  爬的有多高,摔的就有多重!

  此时,江枫身影飘然落地,来到牧悦身旁,眼神蔑视,低头俯瞰而下,脸上没有任何怜悯之色。

  牧悦落入今日这般田地,都是他自己的选择,怪不了任何人!

  南海众人震惊不已,一个个乖乖闭上了嘴巴,也就在这个时候,自南海山门方向,有数道人影飞掠过来,同时现身此地。

  为首老者面容枯槁,面色阴翳,赫然便是那日率南海众人降临太虚山的南宫尺,在其身后身后,还有几名南海长老。

  不过在南宫尺身后几人中,最为扎眼的无疑就是同是南海帝子的林如风。

  林如风现身,见是江枫,当即眼眸一寒,杀意悄然浮现。

  上一次,枯岛之上,他错失诛杀江枫最佳良机,可没想到,今日江枫居然会亲自登上南海天邪岛。

  不同于林如风,南宫尺阴冷的目光则在第一时间落至如今还趴在地上的牧悦身上,当他留意到牧悦修为被废,其本就极为阴翳的脸色一下子浮出强烈怒意。

  “江枫,你好大的胆子!”

  南宫尺声音沙哑,低声一吼,顿时间沙尘四起,大地竟随之隐隐颤动起来,一股强大威势迎面扑出,袭向江枫!

  随着这股可怕威势压近,江枫脚下踉跄,脚步连连退走,险些人影被掀飞。

  在连续退走十余步后,他便感觉到有人手掌搭在自己肩上,其后借助身后之人的力量方才稳住身形。

  当其转身看向身后,这才发现白烟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站在这里。

  也因为白烟客的现身,南宫尺身上扑出的强大威势才随之消散,这也让他得以喘息。

  江枫看来,白烟客却并没有多说任何,只是给于其一个肯定眼神。

  似乎是在说,放心去做,一切有他撑腰!

  见此,江枫对着白烟客微微点头,随即其嘴角浮出一抹笑意,毫无所惧的目光看向南宫尺,一声反问,“不知南宫前辈此言何意?我江枫胆子向来大,就是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让南宫前辈这般武帝境强者不惜不要脸的以势压人?”

  江枫一本正经,简单言语,却有着嘲讽南宫尺的意味。

  他的话,令南宫尺面色一寒,也让南海众人面容忍不住扭曲起来。

  “这个江枫,好不要脸!”有人忍不住咒骂道。

  江枫来到南海天邪岛,击败牧悦,废其修为,竟说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?

  此外,他竟当众咒骂南宫尺不要脸?

  南宫尺可是武帝境强者,何曾受过这般辱骂?

  当然,南海众人也并不都是瞎子。

  他们知道,江枫敢这么说,完全是因为身后站在白烟客,站着一名武帝境强者!

  “你来我南海天邪岛,废我南海帝子修为,还敢说自己没有做错吗?”南宫尺眼眸如同毒蛇一般盯着江枫,双眸尽是怒意。

  若不是因为白烟客站在一旁,就凭刚才江枫的辱骂,他便已经动手。

  “呵呵,南宫前辈是不是记性不好?”

  江枫奇怪的笑了笑,随后紧跟着道,“一年前,南宫前辈可是说过,太虚皇宗帝子要挑战南海帝子,南海帝子并不会拒战?”

  南宫尺闻言,深邃阴毒的双眸中闪过一道异芒,很快他便明白了江枫的意思。

  看来,江枫是来践行昔日一年之约的!

  “我是说过!”南宫尺沉声一应。

  身为武帝境强者,自还没有无耻到出尔反尔的地步,对于自己昔日说过的话,当然还不至于到矢口否认的程度。

  “那么请问,南宫前辈是否又说过,既是相战,难免有失分寸,若太虚皇宗培养天骄能力欠缺,导致门下帝子实力不济,把命留在南海,也莫要后悔?”江枫含笑说着。

  太虚皇宗帝子实力不济?

  江枫与牧悦相战一场,结果是牧悦被废修为!

  究竟是太虚皇宗培养天骄能力欠缺,还是南海培养天骄能力欠缺?

  究竟是太虚皇宗门下帝子实力不济,还是南海门下帝子实力不济?

  江枫所指为何,南宫尺心里很清楚,脸色一时越发难看,却并没有回答江枫。

  江枫则在此时接着道,“既然南宫前辈说过这样的话,就应该知道牧悦被废修为只能证明南海培养天骄能力欠缺,导致其实力不济!不过有一点倒是值得庆幸,他的命,还在!”

  牧悦的命还在?

  这话听起来何等刺耳……

  牧悦的命是在,但南宫尺会关心牧悦的性命吗?

  牧悦修为被废,于南海而言,便再无任何价值,他的性命留着又有何用?

  在南宫尺以及南海眼里,牧悦修为被废与被杀,并没有多少区别。

  “好,你很好,太虚皇宗帝子,我算是见识了!”南宫尺气极而笑,沙哑阴冷的笑声听起来尤为渗人,虽不曾释放任何威压,却有着一种让人心颤的感觉。

  南海众人听得出来,他们的南宫尺长老,这一次是真的动怒了。

  也难怪,牧悦是南宫尺从太虚山带回来的天骄。

  牧悦成长起来,南宫尺当居首功。

  但如今牧悦被废,等于是南宫尺功劳被抹除。

  这又如何令南宫尺不怒?

  此外,江枫废牧悦修为,又何尝不是在打南宫尺的脸?

  不过,对于南宫尺动怒,江枫丝毫不在意,相反还笑了起来,“我觉得南宫前辈现在还不算见识,您又没见到我是如何废牧悦的?不过,您还有机会!”

  南海众人闻声一愣,不明白江枫此言何意。

  反倒是南宫尺目露凶芒,双眸杀意渐显。

  “太虚皇宗帝子江枫,邀战南海帝子林如风一战,还望林如风赐教!”

  就在这个时候,江枫昂首挺胸,脚步朝前踏出一步,凌厉目光看向林如风,朗声开口。

  江枫邀战林如风!

  江枫一言,也让南海众人回过神来。

  他们差点忘了,今日江枫至此,本就是为牧悦、林如风两人而来。

  如今牧悦被废,下一个,轮到林如风了。

  只是,江枫刚刚一战牧悦,定然是有所消耗,现在即刻就要再战林如风?

  他们本以为,挑战林如风的会是站在白烟客身侧的龙月瑶。

  但结果并不是,出战依旧还是江枫。

  林如风早知江枫会有这样的邀战,倒并没有什么意外,只是眼眸杀意越来越浓。

  “不要以为自己击败牧悦就有什么了不得的,我可不是他!”林如风沉声说着,看向江枫的眼眸尽是寒芒。